千茶茶_

写文和剪视频的
布袋戏(目前主霹雳东离,计划金光)/忘尘缘/解锋镝/浪巫谣/意沐/乐邃
全职/过激微草粉/乔王/袁徐
APH/耀菊/香湾/中华组

【徐景熙12h生贺/24:00】何其有幸得以陌路相遇【袁徐】

很高兴参加这个活动!是个拉底整体水平的结尾(划重点)高估了自己能力赶出来的非常抱歉!
cp是袁徐(袁柏清x徐景熙)很想安利袁徐给大家!虽然很冷但是真的好吃!!
设定是大学生袁徐emmm十分随意的设定?事实上写到最后感觉景熙戏份还没柏清多(。对不起!我有罪!
带蓝河玩!突然意识到蓝河也是今天生日哇,那也祝蓝河生日快乐!!
我的目标是——吹徐!!!!!吹爆他!!!!!
(标题是想不到标题随便拿了句歌词的结果orz不过呀,还是很感激我能够和景熙这样一个小天使相遇,他真的很好。)






袁柏清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这里是哪里啊……我的大学到底是在哪里。他瞪着地图,努力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从遥远的北方跑来南方读大学的袁柏清,在抵达目的地的第一天,迷路了。
于是他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迷茫地站在道路中央,盘算着要不要去拉个路人问问。
在瞪着地图瞪了十几分钟之后,袁柏清放弃了依靠自己寻找学校这个艰难的事情,迈开步子走向街旁唯一一家看上去开着的店——一间花店。
花店是十分小清新的风格,门口挂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花店的名字——不过袁柏清并没有仔细辨认那几个英文字母是什么,直接推门进了花店。清脆的风铃声随着门的推开响起,各种颜色的花插在花瓶里摆在架子上,花香飘进袁柏清的鼻子里。
说实话,袁柏清作为一个北京大老爷们儿并不认为自己喜欢花,他尴尬地皱了皱眉。
“您好,有什么事吗?”有个声音响起。
那是个和袁柏清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头发黑而柔顺,刘海顺从地贴在额头上。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他整齐地穿着衬衫,但是还系着条围裙——天蓝色的。
大概是老板。袁柏清认定了。想不到这种花店的老板还是个男的。他心里暗暗惊奇,南方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您有什么事吗?”花店老板见他没反应,又问了一遍,还笑了笑,脸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呃……请问xx大学怎么走?”袁柏清尴尬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问道。
好心的花店老板详细的指了路,末了挥了挥手上的花:“要不要买一朵?”
袁柏清摆了摆手:“不了,我……我对花没兴趣。”
花店老板脸上露出了些许遗憾的表情,把一支蓝色的花塞进袁柏清手里:“那送你一朵吧。这个颜色是我最喜欢的,很好看,对吧?”他期待地看着袁柏清。
袁柏清勉强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走出了花店。他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拿着那朵花,怎么看都觉得和他本人很违和,但每当他打算将花随手丢到路边的垃圾桶时,脑海里总是闪过那个花店老板的笑容,于是他打消了这个想法,拿着花一直走到了学校。

袁柏清的室友们似乎都是本地人,一直都没有搬进宿舍,他也就十分无聊地度过了半个月的生活。直到开学的前几天,他的第一位室友才提着箱子打开了宿舍的门。
那时袁柏清正躺在床上玩手机,一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差点吓得跳起来。
是那个花店老板?他打量着他的新室友——除了换了件较为休闲的运动服之外和那天见到的人没有任何差别。
“啊,好巧哦。”对方笑了,“没想到又碰到你了呢。我叫徐景熙,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室友了。”他的话带着一丝南方独有的口音,软软的,让人听了十分舒服。
“你好!我叫袁柏清。”袁柏清赶紧也做了个自我介绍,“呃……原来你还是大一新生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毕业工作了!”
“那个花店本来是我妈妈的呀,暑假的时候给我去经营它了。”徐景熙说,“咦,那朵花还在呀。”他看到了窗台上一个小小的花瓶上插着十几天前他塞进袁柏清手里的花。
“是……是呀。”袁柏清低下了头。
“这些花的花期不长的,你看它已经快枯了,我明天换一些来吧。”徐景熙拿掉了那段已经快枯萎的花。
于是第二天他真的捧着一束花走进了宿舍,还把刚住进宿舍的最后一位成员——许博远——吓了一跳。
“景熙哥!”他惊喜地喊道,“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同一个宿舍的呢!”
“唔,小蓝好久不见啊。”徐景熙又露出了微笑,还顺便给一脸迷茫的袁柏清解释了一下,“小蓝高中和我是一个班的。”他说着将花插入花瓶中,转动着花瓶看了一圈,满意地拍了拍手,“好看多了。”
“那么……”徐景熙看了看袁柏清和许博远,“接下来的几年就是室友了,请多多关照吧。”

徐景熙是个很温柔的人。
袁柏清这么总结道。
他确实是个很温柔的人,脸上总是带着笑,一笑就眼睛弯弯的,还有两个好看的酒窝。他每周都会捧一束花回宿舍,小心翼翼地放进窗台的花瓶中。他也很喜欢看书,他看书的时候就把眼睛驾到鼻梁上,拿上一本书安静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阅读。
除了看书和必要的课程之外,徐景熙很喜欢带着第一次到外地长期居住的袁柏清出去玩。他是一个合格的导游,热衷于带着袁柏清走遍当地所有美丽的地方,吃遍所有美味的菜肴。
不过他偶尔也会激动,比如在打游戏的时候。袁柏清惊讶地发现看上去像“乖学生”的两位室友也是某游戏的忠实粉丝。徐景熙有时急了就会不小心爆粗,然后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似地吐了吐舌头,小小声说句对不起。
其实袁柏清不太理解他的这种行为,爆粗就爆粗,一个大男人偶尔表达下自己的情绪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不过,那个动作确实可爱。

相处地多了,一种奇妙的情绪便开始逐渐从袁柏清心底出现。
袁柏清以前倒是从来没想过自己喜欢男人。即使这么多年来他确实没有喜欢过女孩子,但他总是会叉着腰理直气壮地说:“我袁柏清可不是随随便便看上哪个女孩子的人,没有喜欢过的人只是时机未到,还没碰上适合的人罢了。”
然后他确实碰到了。徐景熙对他而言渐渐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袁柏清的心,甚至在假期的时候袁柏清还经常光顾徐景熙拥有的那家他曾经发誓过“再也不会踏进去”的花店。
这种别样的恋情是难以启齿的,袁柏清甚至不确定徐景熙会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这位北方的勇士第一次在一件事上退缩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个正在生根发芽的感情埋起来。

冬天到了。
南方的冬天天气依然柔和,没有大风大学,也没有急剧的降温。这对于长期生活在北方的袁柏清来说是莫大的幸福。不过徐景熙倒是不这么觉得,他早早地就把一条巨大的围巾——颜色是他最喜欢的蓝色——围在脖子上,并且还声明没有特别的事情绝对不出宿舍。对此袁柏清狠狠地嘲笑了他,并收获了徐景熙的一个白眼。
徐景熙和许博远的生日也到了。
三个人特地买了一堆的食物带到宿舍,准备给两个寿星庆祝生日。袁柏清还偷偷买了些酒带回来。
许博远的酒量不是很好,喝了一会便感到有点头晕,自己去睡觉去了。
留下的徐景熙和袁柏清坐在窗边,两个人对试着。
因为高兴两个人喝的也不少,此时脸都有点红了——虽然谁也说不好是不是喝酒导致的。
徐景熙仍旧笑着,而袁柏清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一直想说的。
于是袁柏清说道:“景熙,那个……我喜欢你!你……”
然后他听到对方打断了他的话,很温柔地说道:
“好巧,我也是。”

End.

景熙生日快乐呀!从现在开始你十三岁的第一天就过去了呢。
未来的你特别好,很厉害,是蓝雨超级棒的治疗!

评论
热度(18)

© 千茶茶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