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茶茶_

写文和剪视频的
布袋戏(目前主霹雳东离,计划金光)/忘尘缘/解锋镝/浪巫谣/意沐/乐邃
全职/过激微草粉/乔王/袁徐
APH/耀菊/香湾/中华组

好久不见

☆排瓜
☆以瓜哥女票(老婆)第一人称叙述(奇怪的设定别介意x)(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不要脸x)
☆为了区分两只西瓜全文用瓜哥瓜弟。
☆第一次写OOC严重,文笔渣,看不下去请自动退出(o˘д˘)o欢迎提建议٩(๑❛ᴗ❛๑)۶
☆其实我的文风……有点鬼畜orz越到后面越明显(。)
☆我想我还要去修炼一下(躺)

“喂喂喂你听说了吗,你楼下新搬来了个男的,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既没有女朋友又没有老婆,但晚上房子里总是传出女孩子的声音,还是那种十五六岁的样子的声音。啧啧啧。”小区里一个平常比较唠叨八卦的大妈拉住正在散步的我,神神秘秘地说道。
“哎呀那真是奇怪。我到还不知道楼下有新邻居了呢。”我随口应到。
“你可要多关注点邻居的事情啊,有趣的事情可多了。别总是埋头在工作中,你和你家那口子也真是的,真少看见你们和邻居们交流。。”大妈拍拍我的肩,“不过我说男人到了年纪还是得找个女人管管,唉,真是的。”她一边摇了摇头一边叹气走开了。
我皱了皱眉。我向来不喜欢小区里这些年纪稍大的女人,她们似乎热衷于观察邻居之间发生的事,然后装作和每个人都很熟的样子,悄悄把事情传开。而这些邻居们的事呢,无非是她们捕捉到的一点点细节再加上两倍的想象编造出来的。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对楼下的新邻居好奇起来。
走到我家楼下,果然看到一个面生的男人在自家院子里给花浇水。我停下脚步,默默透过围栏注视着他。
男人侧对着我,穿着一身黑色半袖,柔顺的黑发贴在额头上。
“你还。”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他转过身打了个招呼。
“对不起打扰了!”我一惊,慌忙道歉。
他的眼睛就像他的声音那样温柔,他的脸上有一丝笑意。他绝对是讨人喜欢的那种类型,却很奇怪的没有结婚。我暗自叹了口气。
“没事。您也不是第一个这么看着我的。”他将手中的花洒放到身边的凳子上,“我也知道阿姨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我抱歉地笑了笑:“阿姨们的话也不用放在心上,她们这么批评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只是听说您家总有姑娘的声音传出,我也挺好奇的。”
男人微微一笑,唱了几句:“当全世界都以为我会就此放弃,以为我从此不再与你联系,而每次陷入辗转难眠之际,脑海里总会有你的身影。”
我目瞪口呆地站着,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好听的女声能从一个男人口中发出。“真……真厉害……”我吞了吞口水,赞美到。这声音美到让我都无地自容。
“过奖了。很早之前学的伪声,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好听了。我都好久没有认真唱过一次歌了。”男人恢复了本来的声音,轻声说道,“以前也曾经在网上发过歌,不过慢慢就没有了。”
“原来您也喜欢唱歌啊,我想我丈夫会特别愿意认识您的。”我突然想起丈夫几天前曾经抱怨过没人能够一起唱歌了“请问能问下您怎么称呼吗?”
他思索了好一阵,最后开口说到:“不介意的话就叫排骨教主吧。排骨,我以前用过这个名字。”
排骨???很熟悉的名字!我想了很久,突然想起刚认识丈夫那会,他经常打开b站,强行给我带上耳机,然后给我一个个介绍唱见。“这是我弟——这是少恭——这是少恭家的CB,居然和我抢老恭好气哦哈哈哈哈哈——哦对了还有这个!排骨教主!我跟你讲他的伪声真的是美爆了,认真听下去,女声比我弟好好听!”
“我听过这个名字!”我惊呼到,“排骨女神~~~”
“诶好久没人这么叫过我了,真是怀念啊。”排骨哈哈笑了起来。
“那你绝对认识我丈夫了!”我也跟着笑了起来,“西瓜KUNE的名字想必那时候也挺出名的吧。”
“自然是认识的。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么多年之后又重逢了。”排骨温柔的笑着,但我看到他的眼中飘过一丝落寞。
“不如来我家坐坐吖,等我家瓜哥回来之后还可以一起聊聊天。”一旦发现是认识(就当是认识吧XD)的人之后,我活泼的性格完全展露了出来。
“排骨教主真的还没结婚咩?”我将茶端到桌子上,偷偷问道。
“除了他也没有人能再入我的眼了,只可惜曲终人散。”排骨低下头,“谢谢。”他接过茶杯。
我发觉我似乎引起了一个比较悲伤的问题,于是闭口不语。可是我心中早就划过无数条弹幕。她???谁啊???啊啊啊啊???
“有问题也没必要憋着的。”排骨说到,“我想那个人西瓜KUNE也和你说过不少。是西瓜JUN
啊。”
我愣住了。当年被瓜哥带入音乐区后,也喜欢不少同人cp,排瓜当然也是其中一个。可是我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确有其事。可惜曲终人散,我应该是开心当年并没有站错cp,还是惋惜他们之间的结束。
“想听故事吗。”排骨抿了口茶。
“恩。”在瓜哥回来之前,也只能这样度过时间了。“请讲吧。”
“认识瓜还是因为胖爷牵线搭桥——粉丝们大多数都是这么说的。其实在胖爷介绍瓜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他了。他的原创歌曲每一首都十分好听,我吃惊着居然有这么全能的人。后来胖爷似乎觉得我和他应该很能谈得来,就直接将我介绍给他了。”
“第一次认识瓜的时候我觉得他的性格特别可爱。他可以跟你说很久很久,从天谈到地。他和我的性格很不一样,但是却很合得来。然后就是合作,面基。”
“渐渐地我们微博上的互动越来越多。但是那时候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很好的朋友——那时我有女朋友的。后来有一天,女朋友和我分手了,并突然在微博上说我喜欢瓜。”
“那一段时间是最低落的时候。”排骨咬了咬嘴唇,“很多人到瓜的微博下骂他,他也不跟我互动了。我们两个人都处在低谷期。”
“也是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很关心他,我很期待他能和我聊天,陪我玩。也许前女友说的没错……后来我们终于和好了,渐渐地有不少粉丝光明正大地刷排瓜。我不希望又有人骂他,于是我阻止了那些粉丝。”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和瓜和胖爷一直活跃在圈子里,可是一年后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退圈了。很多人在微博上找我,胖子和瓜也用各种方式——QQ,微博私信找我。但是我因为自己的事没有理会他们,渐渐地,也没有人理我了,我的痕迹在网络上淡了下来。”
“后来听说胖子因为年纪不小了生活上事情多了也退圈了,当年那些活跃着的唱见只有瓜哥瓜弟哦漏KB还有偶尔露个面的少恭还活跃着。”
“所以,你对瓜弟的感情依旧没变吗?”我问道。
“是的。我有悄悄去过漫展看他。我也没有再找女朋友——即使我妈一直在催促我。”排骨轻声笑了笑,“我想很多人都觉得我很傻,毕竟再也无缘见到了。”
我们都沉默下来。排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我也懒得打扰他。
过了一会,敲门声响起。
“听说有老朋友来了我就赶回来了。是谁啊???”瓜哥站在门口好奇地问道。
“好久不见~”排骨刻意躲在客厅,伪出女声说到。
瓜哥一下子黑人问号地站在门口:“女的???我有认识会来家里找我的女的吗????”
他走进客厅,看到来客是个男人,舒了口气:“啊我就说嘛……”然后他愣了一会,惊讶地喊到,“排骨教主?!!!!我是不是眼花了?”
“好久不见。”排骨换回本音,端庄(雾)地说到。
“那真的是挺久没见了。”瓜哥说到,“不过你的名字我倒记得清清楚楚——我弟基本上每个月都和我唠叨一次,每次都不离排骨教主。唉……快三十的人还像个花季小姑娘。”他装作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排骨尴尬地站着。
“……哦对了,排骨你怎么找到我们家的?”瓜哥猛然想起什么,问道。
“我搬到你们家楼下了……”排骨说到。
“我靠世界这么小???啊那这样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让我弟来一趟。”瓜哥犹豫了一会,然后生气地说,“我真受够他每个月至少用q找我唠叨几次了。‘诶哥啊我好想排骨和胖子啊’‘突然三个人就变成一个人了啊啊啊本瓜好孤独’‘你说我还能见到排骨吗……’哦。”他模仿瓜弟的语气。
“恩……好久不见我也想他了。”排骨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一个星期后,被瓜哥用QQ不停以各种理由轰炸终于不耐烦答应过来的瓜弟被瓜哥接到了我们家。(这句子很长希望大家能理清恩x)等到一直絮絮叨叨的瓜弟终于在家里安定下来后,瓜哥找了个“出去买东西为瓜弟接风洗尘”的理由出去了。
“你看你都多大了还不找个女朋友回来?”我装作无意地提起这个话题。
“找不到喜欢的咩,哪像嫂子你和瓜哥,唉。”瓜弟瘪了瘪嘴。
“我就不信你身边一个女孩子都不值得被看上,还是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呢~”我故意笑问着。
瓜弟愣了愣,随即傲娇地哼了一声:“本网红瓜要是有喜欢的早就大胆去追了。”
但我觉得你满眼是“排骨你死哪去了”的失望。
“诶,有人敲门,是我哥回来了吗?”瓜弟听到敲门声,仿佛暗自庆幸能结束着尴尬的话题,于是抢在我前面拉开了门。
“哥你买东西的速度真快~”他对着门外喊到,随后愣住了。
门外站的当然不是瓜哥,而是一个在他的世界里好像消失了有一段时间的人。
“瓜,好久不见。”排骨首先打破沉默。
瓜弟仍然沉默地盯着眼前的人,像是想把这些年没看的时间都弥补过来。
“瓜?西瓜jun?”排骨疑惑地拍了拍瓜弟的肩。
瓜弟好像突然被拍醒,对着门外的人微笑着。
“排骨,好久不见……”

评论(4)
热度(40)
  1. DFJshgn未来啊未来 转载了此文字
  2. 未来啊未来千茶茶_ 转载了此文字
    安利!

© 千茶茶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