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茶茶_

写文和剪视频的
布袋戏(目前主霹雳东离,计划金光)/忘尘缘/解锋镝/浪巫谣/意沐/乐邃
全职/过激微草粉/乔王/袁徐
APH/耀菊/香湾/中华组

【卡安】卡米尔和安迷修五次见面,最后一次他们……

我流卡安就是两个很有礼貌的人在对话(。

非常可爱的一对!!!超级喜欢他们呜呜呜。萌上这一对的时候就想写了结果写出来已经拖了一个月orz

*原设定向

*文笔不好请各位老师多多包容!!!(鞠躬)





卡米尔第一次看到安迷修是在预赛的前期。

那时他跟在雷狮后面,而安迷修就站在雷狮面前。

那个人穿着白色衬衫,手里握着双剑,一脸严肃。

扑通,扑通。

卡米尔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情绪,他赶紧拉了拉围巾遮住脸以掩饰自己。

安迷修真正认识卡米尔是挺久之后了。

那时预赛已经过了一大半,他在树林里看到了独自坐在石头上的卡米尔。

雷狮海盗团的人?安迷修提起双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那个背对着他的人却让他莫名的感觉安全,于是他稍稍放下武器,小心翼翼地朝卡米尔靠近。

“你好,安迷修先生。”卡米尔转过头,礼貌地说到。

“啊!哦……您好。”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你是和雷狮一起的那个……吧。”

“我叫卡米尔,雷狮是我大哥。”卡米尔将整个身子转过来,把手中的蛋糕放到石头上,“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下手的。”他瞥了眼安迷修的双剑。“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平常看到你们海盗团四个人都是在一起的。”安迷修说。

“大哥说不想因为我吃蛋糕就站在旁边干等我,先去树林里狩猎了。”卡米尔切下一小块蛋糕,一边往嘴里送一边说道。“你要不要来一块?”

“啊?”安迷修愣了一下。“我……不用了,谢谢。”他有点尴尬地低下头。

卡米尔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脸微微发烫,急忙将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跳下石头,朝安迷修挥了挥手:“我要去找大哥了,有缘再会吧,骑士先生。”

安迷修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感觉是个很好的人,要是不是在敌对的阵营里……还真想和他好好相处呢。

他们的“再会”又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事了。

预选赛已经过去,剩下的一百人将要进入下一轮更激烈的斗争中,但短暂的休战期给了他们些许喘息的机会。

休战期也给了往常见面就开始打斗的参赛者们更多友好交流的机会。

安迷修再一次罕见的看到了脱离海盗团独自待在一边的卡米尔。他安静地坐在地上,半张脸埋在红色的围巾里,眼睛专注地盯着地面。

安迷修看他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正打算悄悄从他身边走过去,却想不到卡米尔突然抬起头:“你好,安迷修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呃……”安迷修刚迈出去半步的腿又尴尬地缩了回来,“我是说,你好,恶……卡米尔。”

然后卡米尔也不说话了,就干盯着安迷修看。

从安迷修的视角来看,卡米尔的围巾遮住了他的鼻子和嘴,也看不出他究竟有没有在笑或者做其他表情,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然后那双眼睛就一直看着他。有点尴尬,安迷修叹了口气。一向认为自己很会和别人交流的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他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挨着卡米尔坐下了,见卡米尔似乎没什么反对意见,又问道:“你又是一个人?雷狮呢?”

卡米尔听到安迷修又提到雷狮,再想到之前听到女孩子们讨论的雷狮和安迷修的事情,不知怎么的感到有点烦躁,于是他扯了扯围巾,淡淡地说:“休战期,没什么特别的事的话有时我也想给自己留点个人空间。”

他们这种尴尬的对话最终结束于雷狮的来临。

“安迷修你找卡米尔做什么?”雷狮的声音从两人头上响起时,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安迷修条件反射地跳起来打算拿出武器,又突然想起尚在休战期,于是摊了摊手:“我并没有打算做什么。我说,雷狮,现在是休战期你总得和别的参赛者友好交流一下吧?”

“可是对于你我完全没必要放松警惕。”雷狮眯起眼睛,“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请你赶紧离开这里。休战期并不代表我不会动手。”

“雷狮你还真是……”安迷修说到一半的话因为雷狮举起的锤子而被噎了回去,“我这就走。”他改口道。他朝卡米尔挥了挥手,然后向其他方向走远了。

“大哥。”从刚在开始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卡米尔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别放松警惕,卡米尔。”雷狮重新将锤子搭回肩上,“走吧。”

卡米尔跟上雷狮,回头略带遗憾地看了一眼安迷修离开的方向。

第四次的相遇到了迷宫。

安迷修听到雷皇太子公布了卡米尔的分数和位置,突然开始担心起来。极少有的,他没怎么思考就提起剑冲过去。要保护他……这是安迷修心里的第一个想法,他甚至没有在意卡米尔是雷狮海盗团的一员这件事。

但他看到了卡米尔掐着艾比的脖子。

卡米尔看到安迷修的时候心慌了一下。好像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情。他躲开安迷修的剑,看着安迷修踩着武器抱起艾比飞上空中。

他的内心难得地出现了不冷静的情绪,但他拉了拉围巾掩盖了过去,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

本来就不是同路人。

何必多想。

他安慰自己。

没想到他们很快又在迷宫里再次见面了。

卡米尔独自在迷宫里乱走时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安迷修。

他看上去不太好。

卡米尔暗自下了个结论。

这是显而易见的,安迷修的左腿裤腿挽了起来,左腿上有一道伤口,还在慢慢渗着血。

一股力量驱使着卡米尔向安迷修靠近。安迷修警惕地抓起地上的凝晶流焱。“你要干什么,卡米尔?就算我受伤了但我还是可——”

“我没有想做什么,安迷修先生。”卡米尔打断了他,“倒是您,作为大赛第五,是怎么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的?”他在安迷修旁边蹲下,观察着他的伤口。

安迷修轻轻地把剑挡在卡米尔前面,回答道:“刚才迷宫突然剧烈地动了起来,为了确保艾米小姐和她的弟弟不被伤到而不小心被划伤了。”

“那那两个玳瑁星的姐弟呢?”卡米尔摸了摸下巴。

“我让他们离开了。作为一名伤员没必要拖累他们。”安迷修说。

“你还真的对谁都这么温柔啊,安迷修先生。”卡米尔眯起眼睛,“除了我们海盗团。”

地面又开始剧烈振动起来,卡米尔警惕地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迷宫中的方块又开始上下移动,伴随着越来越剧烈的震感,变化的位置也渐渐向他们靠近。

“又开始了。”卡米尔嘟哝着在安迷修面前蹲下,“安迷修先生,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你要……?”安迷修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疑惑和警惕。

“请你放心,伤害你目前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卡米尔有点急了,“这边的地形很快就要改变了。”

“我会拖累……”安迷修摇了摇头。

“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卡米尔瞥了一眼安迷修,“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那我就不得不把你抱起来了。”

最后安迷修还是略带着犹豫让卡米尔背着他跑了起来。

太近了。

卡米尔的心剧烈地跳着。

安迷修就贴在他的背后,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安迷修的心跳,可以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

卡米尔知道在他做下决定的那一刻冲动胜过了理性,他甚至没有考虑过万一路上碰到大哥会怎么样——但做下的决定难以更改。

似乎在碰到安迷修的时候他就无法像平时那样冷静地分析和做出决定了,他甚至无法定下自己的心。

就像现在。

最后在安迷修的强烈要求下,卡米尔还是在迷宫的运动减缓下来时放下了安迷修。

他们两个人——骑士先生和海盗团的军师,看起来最不可能的组合——此时正坐在迷宫的一面墙脚下。

“谢谢你。”安迷修沉默了一会说。

“没事。”卡米尔注视着安迷修,“安迷修先生,如果不是参加凹凸大赛,我还挺想和你多相处……”

“啊?”

“不,没什么。”卡米尔移开目光。糟了,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果然碰到这个人就没法好好控制住自己。

“那个,”安迷修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卡米尔……你挺好的。我是说,虽然你是恶党但是我还是意外地挺喜欢你的。”

“唔,谢谢。”卡米尔脸红了,此时他非常庆幸围巾可以遮住他的小半张脸,让他看上去和平时并无差别。

你喜欢他。安迷修心里有个小人在说话。

不对不对,他是恶党,别忘了他是怎么伤害艾比小姐的。安迷修自己反驳道。

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那个小人又说话了。而且你无法反驳,他确实在吸引你。

啊……好烦。安迷修挠了挠脑袋。他又不一定喜欢我。

万一呢?内心里那个小人提醒着,万一他也刚好喜欢你呢?

卡米尔会喜欢我?他会喜欢我吗?他肯定不会喜欢我的吧?但他也有可能?安迷修陷入了死循环中。

“你会喜欢我吗?”

“啊?”卡米尔被安迷修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愣住了。

安迷修石化了。完了我怎么不小心问出来了。“不不不我什么也没——”

“喜欢。”卡米尔低声说着,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安迷修,我喜欢你。”

安迷修彻底呆住了,他说了一半的话被他吞回了肚子里。他的脸开始泛红。

“……嗯”他最终只憋出了一个字。

他看到卡米尔的眼睛中难得很明显地出现了高兴的感情,然后他就被轻柔地亲了。

卡米尔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如愿以偿。

End.

评论(2)
热度(62)

© 千茶茶_ | Powered by LOFTER